首页 >> 客户案例 >>客户案例 >> 赵海飞律师团队成功代理一起组织卖淫案
详细内容

赵海飞律师团队成功代理一起组织卖淫案

  近日,由我所赵海飞律师团队代理的一起涉及卖淫的刑事案件,成功将罪名由组织卖淫罪“降格”为协助组织卖淫罪。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在法律规定层面本身有所重合,而现实案例中行为人的行为更加不易区分,以至于司法实践中处理不易界定。而两者的量刑差别巨大,因此改变罪名对于整个案件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下面重点介绍本次案件情况及辩护思路,并后附相应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



  案情介绍:


  巨某1993年生人,因文化程度不高,自进入社会以来所从事的基本都是服务员之类的工作,后进入足浴行业,在该行业结识了本案的其他两名被告人,张某一、张某二。后来巨某某在家待业期间,本案另外一名被告人(在逃)联系巨某某,邀巨某某前往西安某酒店上班,管理并协调整个卖淫活动。该组织正式成立。后巨某某叫来了张某一、张某二,此两人的工作分别为在楼下放风、接客人上楼(领到接待室)。客人安排由彭某某负责,收取嫖资由点某某负责。


  另收银的微信为点某某的,人员工资及卖淫女的提成由点某某负责。该组织自2019年5月11日开始卖淫活动,到同年同月16日被公安机关查获,巨某某、张某一、张某二到案,其他被告人在逃。


  侦查机关侦查认为,巨某某在本案中为卖淫组织者,并以组织卖淫罪刑事拘留,后检察机关亦以组织卖淫罪对巨某某决定逮捕。



  辩护思路:


  作为刑事专业团队,针对本类案件,基础事实清楚即巨某某等人客观上确实参与卖淫组织的情况下,首先考虑的就是罪名,其次再考虑法定量刑情节。


  在本案中,经过我们会见巨某某本人详细了解她在该组织中的行为,以及整个组织的架构,我们首先认为,巨某某并非组织卖淫罪,而是涉嫌协助组织卖淫。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我们认真查阅了本案的卷宗,进一步肯定辩护思路,即改变巨某某所涉罪名。


  我们第一时间向公诉机关提交了法律意见书,最终经过多次沟通,公诉机关认可了我们的辩护意见,将原来的组织卖淫罪变更为协助组织卖淫罪。案件获得巨大胜利。下面为部分辩护意见:


  以协助组织卖淫罪起诉更加符合本案事实,符合法律规定,也充分体现了罪责刑相适应的法定原则,应当以协助组织卖淫罪起诉:


  (一)《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组织卖淫罪与第二款规定的协助组织卖淫罪罪状上既有区别也有联系或者重合,组织卖淫的行为人有发起、纠集、招募、雇佣、管理、分配、收益等特征,而协助组织卖淫客观上也可能存在招募、工作安排、资金支配、工资收益等,但二者的本质区别在于组织卖淫的行为人往往对整个案件过程具有统筹性,表现为老板的特征。而协助组织卖淫的行为人其行为具有从属性,表现为遵照老板之安排,其所招募或者资金支配等行为意志来源于组织者,本质上为协助行为。


  (二)本案卖淫的发起者显然不是巨某某等在案被告人,根据庭审各被告人当庭的供述及在卷的讯问笔录等证据均能够证实,本组织存在真正的幕后老板,即组织者。


  (三)从巨某某在本案中的行为分析,其也是被招募而去,其在店内的具体工作正如审判长庭审所说一样,其到底负责啥,所以就庭审查明的情况辩护人进行反面列举:巨某某不负责卖淫场所的选择、不负责所谓的外围安全的协调、不负责招募卖淫女、不负责为卖淫女安排房间、不具体负责安排客人、不负责收银、不负责支配工资及卖淫女的提成、不负责考勤、不负责餐食。另外,其工资也是固定工资,不参与违法所得的分红。能够查明的是,张某一系巨静静招募,至于张某二是怎么去的各被告人供述不一致。由此看来,巨某某的具体工作内容与组织卖淫罪所要求的组织者相差甚远。其行为更加符合协助组织卖淫罪的特征。


  (四)该案虽然到案的只有部分被告人,但案件的基本事实是清楚的,未到案的幕后老板、微信名为“点”的人、彭某某均才是组织的核心。巨某某对该卖淫组织的产生及发展所起到的作用远远小于未到案的以上人员。因此,从刑法的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也应当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



  辩护律师点评:


  正如辩护意见中所述的一样,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两者在客观上有联系有重合,在法律规定的罪状上也有重合,这就要求辩护律师在针对本类案件时,比侦查机关及公诉机关更深入的研究被告人在该组织中的工作内容,该内容应当为包含表现形式上的和实质上两个层面。实践中,办案机关往往看到的是被告人的工作表现形式,如本案中巨某某一样,看似对整个组织具有管理协调的工作内容,但究其实质,其其实无实质性的工作内容,并不能体现其组建组织、管理组织、分配收益等任何与组织性联系的要素。


  细致、认真、客观、理性永远是辩护人应当坚持的基本原则。本案的成功代理,正是在与辩护人的细致及理性。细致体现在从数次的会见到阅卷全面了解整个流程的各个环节,分析巨某某的行为本质,理性体现在与办案机关的沟通上,办案机关所认定的组织卖淫罪一定不会是彻头彻尾错误的,他们有他们的道理和理由,而辩护人向说服他们,观点就不能偏颇,依然得以事实为依据,体现法律人特有的理性。



  法律规定:


  第三百五十八条【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组织、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组织、强迫未成年人卖淫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犯前两款罪,并有杀害、伤害、强奸、绑架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协助组织卖淫罪】为组织卖淫的人招募、运送人员或者有其他协助组织他人卖淫行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法释[2017]13号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17年5月8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16次会议、2017年7月4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66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7年7月25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7年7月21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


  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2017〕13号


  为依法惩治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犯罪活动,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结合司法工作实际,现就办理这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以招募、雇佣、纠集等手段,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卖淫人员在三人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的“组织他人卖淫”。


  组织卖淫者是否设置固定的卖淫场所、组织卖淫者人数多少、规模大小,不影响组织卖淫行为的认定。


  第二条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二)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三)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


  (四)非法获利人民币一百万元以上的;


  (五)造成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三条在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中,对被组织卖淫的人有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但是,对被组织卖淫的人以外的其他人有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应当分别定罪,实行数罪并罚。


  第四条明知他人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而为其招募、运送人员或者充当保镖、打手、管账人等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处罚,不以组织卖淫罪的从犯论处。


  在具有营业执照的会所、洗浴中心等经营场所担任保洁员、收银员、保安员等,从事一般服务性、劳务性工作,仅领取正常薪酬,且无前款所列协助组织卖淫行为的,不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


  第五条协助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招募、运送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二)招募、运送的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三)协助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协助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


  (四)非法获利人民币五十万元以上的;


  (五)造成被招募、运送或者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六条强迫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卖淫人员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二)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三人以上的;


  (三)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的;


  (四)造成被强迫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五)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行为人既有组织卖淫犯罪行为,又有强迫卖淫犯罪行为,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组织、强迫卖淫“情节严重”论处:


  (一)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行为中具有本解释第二条、本条前款规定的“情节严重”情形之一的;


  (二)卖淫人员累计达到本解释第二条第一、二项规定的组织卖淫“情节严重”人数标准的;


  (三)非法获利数额相加达到本解释第二条第四项规定的组织卖淫“情节严重”数额标准的。


  第七条根据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犯组织、强迫卖淫罪,并有杀害、伤害、强奸、绑架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协助组织卖淫行为人参与实施上述行为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根据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组织、强迫未成年人卖淫的,应当从重处罚。


  第八条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定罪处罚:


  (一)引诱他人卖淫的;


  (二)容留、介绍二人以上卖淫的;


  (三)容留、介绍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卖淫的;


  (四)一年内曾因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被行政处罚,又实施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


  (五)非法获利人民币一万元以上的。


  利用信息网络发布招嫖违法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的规定,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定罪处罚。同时构成介绍卖淫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是否以营利为目的,不影响犯罪的成立。


  引诱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引诱幼女卖淫罪定罪处罚。


  被引诱卖淫的人员中既有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又有其他人员的,分别以引诱幼女卖淫罪和引诱卖淫罪定罪,实行并罚。


  第九条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引诱五人以上或者引诱、容留、介绍十人以上卖淫的;


  (二)引诱三人以上的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卖淫,或者引诱、容留、介绍五人以上该类人员卖淫的;


  (三)非法获利人民币五万元以上的;


  (四)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十条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次数,作为酌定情节在量刑时考虑。


  第十一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六十条规定的“明知”:


  (一)有证据证明曾到医院或者其他医疗机构就医或者检查,被诊断为患有严重性病的;


  (二)根据本人的知识和经验,能够知道自己患有严重性病的;


  (三)通过其他方法能够证明行为人是“明知”的。


  传播性病行为是否实际造成他人患上严重性病的后果,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刑法第三百六十条规定所称的“严重性病”,包括梅毒、淋病等。其它性病是否认定为“严重性病”,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性病防治管理办法》的规定,在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规定实行性病监测的性病范围内,依照其危害、特点与梅毒、淋病相当的原则,从严掌握。


  第十二条明知自己患有艾滋病或者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条的规定,以传播性病罪定罪,从重处罚。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致使他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认定为刑法第九十五条第三项“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重大伤害”所指的“重伤”,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一)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的;


  (二)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故意不采取防范措施而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


  第十三条犯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的,应当依法判处犯罪所得二倍以上的罚金。共同犯罪的,对各共同犯罪人合计判处的罚金应当在犯罪所得的二倍以上。


  对犯组织、强迫卖淫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应当并处没收财产。


  第十四条根据刑法第三百六十二条、第三百一十条的规定,旅馆业、饮食服务业、文化娱乐业、出租汽车业等单位的人员,在公安机关查处卖淫、嫖娼活动时,为违法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情节严重的,以包庇罪定罪处罚。事前与犯罪分子通谋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六十二条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向组织、强迫卖淫犯罪集团通风报信的;


  (二)二年内通风报信三次以上的;


  (三)一年内因通风报信被行政处罚,又实施通风报信行为的;


  (四)致使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或者其他共同犯罪的主犯未能及时归案的;


  (五)造成卖淫嫖娼人员逃跑,致使公安机关查处犯罪行为因取证困难而撤销刑事案件的;


  (六)非法获利人民币一万元以上的;


  (七)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十五条本解释自2017年7月25日起施行。


业务领域

手机

赵海飞律师刑事辩护网

联系人:赵海飞

手机:13636818556

微信:13636818556

邮箱:125306189@qq.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二环北路东段6号新建国大厦二、三楼



关于我们

赵律师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